紀念季羨林先生百年冥誕:大國學與人的內心和諧說

發表時間:2011-8-10 11:09:43    來源:文匯報
  

和平精英游戏画面卡顿怎么办 www.sbbwi.icu     今年的8月2日,是恩師季羨林先生百年冥誕。此前,我恭赴山東臨清康莊官莊村叩祭。恩師家鄉的人民和政府修建了莊重高潔的憩園,在那里,恩師、師母和家族的先輩安息在一起。恩師終于回到了他魂牽夢縈的母親的身邊。

    站在恩師兒時嬉水的池塘邊,站在恩師兒時攀援的老樹下,腦海里浮現出的盡是恩師晚年悲天憫人的眼神。

    終其一生,恩師都是一位高校中的專業學者,所從事的專業冷僻到罕有世人知,純粹到幾無煙火氣。然而,恩師更是一位有真性情、大情懷的人。他曾經在無數場合說過:“自謂愛國不敢后人,即使把我燒成了灰,每一?;乙不故前?。”正因為此,國家和民族的未來命運等“宏大問題”也一直是恩師思考的對象。

    特別是到了晚年,恩師基本以解放軍301醫院為家,無論是身體條件還是資料條件,都不允許恩師研究畢生摯愛的專業學術問題了,他的思考更加集中在兩個“宏大問題”上,其思路已不受純學術的限制,而其意義自然也不再局限于純學術的范圍。

    首先是“大國學”。面對方興未艾的“國學熱”,恩師的心情是喜憂參半。被籠統歸入“國學”名下的傳統優秀文化的復興,當然是恩師樂于看見的。但是,恩師認為,復興與弘揚傳統文化不應局限于“尊孔讀經”。大約在跨入21世紀后不久,恩師就開始思考、揭出“大國學”,明確提出:“‘國學’就是中國的學問,傳統文化就是國學。”恩師注意到,對傳統文化的理解可謂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恩師所說的“大國學”不是19世紀晚期以來學界倡言的狹義的國學,其間的區別主要有兩點。

    第一,恩師認為,今天倡導“國學”,絕對不是為了恢復昔日的“尊孔讀經”,而是旨在還中華民族歷史文化的真切全貌。因此,“大國學”就必須包括中華大家庭56個民族的優秀文化,以及除了中原以外的多姿多彩的地域文化。第二,“大國學”理應包括中華民族在漫長的歷史中,向其他民族、國家、地域、文化學習的成果,比如佛教,比如明末以來傳入的西方思想,比如近代以來大規模傳入的各種學說思潮。

    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恩師的“大國學”是和他本人超過一個甲子的、成就輝煌的專業學術研究密切相關的,絕非鑿空立說。然而,遺憾的是,恩師在這方面的意見似乎并沒有得到當下狂飆躁進時代的理解和接受。眼下的“國學熱”,不僅基本上局限在傳統儒學的范圍內,還令人擔憂地鼓蕩起一股欠理性的民族主義、文化民粹主義的狂潮。這是必須警惕的。

    有學者比如宋興昌先生指出:近年的“國學熱”,雖有很強的“反思”意味,但已經充滿強烈的蛻變的氣息。恩師“大國學”概念的提出,標志著從19世紀末開始的、中華文化與學術被迫接受的轉型工作,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說明中華文化與學術已經擺脫了被動接受的地位,進入文化與學術自覺重建的新時期。這與此前的“批判”與“接受”基調存在著很大的不同。宋興昌先生對恩師的“大國學”的精彩申說值得引述:“大國學”既不能采取故步自封的保守主義,也不能采取批判打倒的激進主義,應該是既繼承又超越,在多元文化的氛圍中,走中西文化融通之路,創建符合時代精神的新文化體系。因此,所謂“國學熱”就是應該“熱”在民族精神和世界文化的融合,不應是排他主義。無原則地復古或打壓都不是正確化解傳統文化、現代化與全球化之間張力的應有的態度;只有如實客觀地認識到新舊無法截然分開的事實,才能在此基礎上透過幾千年的文化積淀把握其中的精髓,加以符合現代社會發展和現代人生活方式的合理闡釋和創造性轉換,在發展民族文化的同時有全球化的視域。一方面,中國文化應以何種姿態融入世界文化,為世界的和平與和諧做出貢獻;另一方面,世界文化也對中國文化參與解決21世紀人類所面臨的矛盾和沖突寄予著厚望。只有擺正姿態、準確定位,才能建立起真正的“大國學”。

    先生的另一個思考是“和諧說”。恩師對“和諧”的思考有一個似乎未被注意的背景,那就是國學泰斗錢穆先生在臺灣去世前,提出中國文化最具價值,并且最能夠貢獻于世界的是“天人合一”觀。恩師經常說:“我很喜歡陶淵明的四句詩,實際上這也是我人生的座右銘,即:‘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應盡便須盡,無復獨多慮!’我覺得這首詩中就充分展現了順其自然的思想。我覺得‘順其自然’最有道理,不能去征服自然,自然不能征服,只能天人合一。要跟自然講交情,講平等,講互相尊重,不要講征服,誰征服誰,都是不對的。”

    恩師在晚年一直思考這個問題:中國文化的精髓是什么?恩師的答案是:“自古以來,中國就主張‘和諧’,‘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和諧這一偉大的概念,是我們中華民族送給世界的一個偉大的禮物,希望全世界能夠接受我們這個‘和諧’的概念,那么,我們這個地球村就可以安靜許多。從中國文化的傳統來說,我們是不講弱肉強食的。張載在《西銘》中說:‘民,吾同胞;物,吾與也。’民,都是我的同胞兄弟;物,包括植物都是我的伙伴。這就是中國的思想。‘和諧’這個概念,有助于全世界人民互相理解、互相尊重,互相愛護。”

    不過,我發現很多人忽略了極其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恩師所倡導的“和諧”是有三個層面的:人與人和諧,人與自然和諧,人內心和諧。當下很多人的“和諧”觀還僅僅局限在前兩個層面,罕見有人關注到“和諧”的真正基礎“人內心和諧”。而正是這個“人內心和諧”,又使得恩師回到了思考這個問題的起點。恩師作為世紀老人,也坦言自己也是一個“世故老人”,深知“人內心和諧”的艱難不易。有一次恩師和友人談到這個問題,慈眉善目的恩師瞬間變得嚴肅起來,略帶憂慮地講道:“和諧是一種文化。我要講的是天人合一,人人合一,個人合一,三個層次,缺一不可。而個人合一很重要,講的是個人修養。讀小學的時候,我就上過一門課,叫‘修身’。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是中國人傳統的道德理想。”恩師一貫贊成,在晚年更是特別強調“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他心目中,這是“和諧”的起點和必由途徑。

    恩師西行已有兩年,我相信,認真思考恩師生前思考過的問題,是最好的緬懷和紀念。

    (作者為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

網站導航 |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人力資源 | 和平精英游戏画面卡顿怎么办
隱私?;?版權所有 箏和天下 京ICP050878號 中國民族音樂網 中國古箏音樂網
電信業務審批[2005]字第 471 號函
技術支持:北京SEO